您好,欢迎来到安徽农业大学文明网!
  • 首 页
  • 文明创建
  • 文化活动
  • 重要论述
  • 安农好人
  • 志愿服务
  • 先进典型
  • 以爱之名守望成长
    时间:2015-06-24  作者:未知  点击:  

    以爱之名守望成长

    ——记安徽农业大学专职辅导员团队

     

    924日凌晨一点多,“安农辅导员之家”QQ群上,依旧是一番忙碌的景象。为了完成学生综合素质测评、贫困生认定、奖助学金申请等审批工作,辅导员们错开白天学生登录系统的高峰期,选择在夜深人静时“挑灯夜战”。

     

    转不停的陀螺

    每年九月底,全校近2万名学生,都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登陆学工系统,完成系统激活、学年小结、综合测评数据上传、贫困生认定、奖助学金申请等工作。因为时间紧、数据量大,学工系统常常会出现“肠梗塞”。为了不影响学生填报,他们往往选择在工作外时间登录系统审批,并且笑称“不能和学生抢资源”。

    早上八点不到,人文社会科学学院辅导员张大和就来到办公室,一天的工作开始:党员发展材料需要整理,毕业班的就业协议还没发完,通知有意向的同学参加一个事业单位招考,国助生公益劳动完成情况整理上交,中午要召开心理委员会议,晚上是班级组织的四级模拟考试……

    这是张大和平凡工作的一天,也是学校所有工作在一线的辅导员的真实生活写照,除了特定的常规工作,从班级管理到个体帮扶,从思想教育到职业规划,我校近80名专职辅导员就像“转不停的陀螺”,奔走在班级、寝室、教室中。

    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曾经统计了2012年全年学院的辅导员工作,团学工作、青马工程、发展党员、招生就业、心理健康、奖惩助补、素质拓展……大大小小共116项。

    2009年走上辅导员岗位,四年的时光,理学院张宪林的工作日志上记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班级会议、谈话记录、个人感悟,甚至是班上同学拾金不昧这种细微的事情都被一一记在本子上。“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事情太多,只有记下来才不会‘丢东忘西’。”

    “陈老师,我问您件事儿。”“陈老师,我到底考不考研啊?”QQ窗口一打开,动物科技学院辅导员陈涛被很多学生的各种疑问包围。他不厌其烦,耐心解答学生们提出的各种问题,细心观察每一位同学的空间日志、说说内容,及时了解和发现学生身上哪怕是一点点细微的变化。

    每周跟班听课一次,每周进学生宿舍一次,每月召开一次班会,每月和学生谈心一次,每学期和学生家长联系一次,每年写一篇学生工作相关论文……很多辅导员工作不分白天黑夜,甚至周末空闲,忙碌在学生教育管理的第一线。

    多少个夜晚,一盏盏灯熄灭了,辅导员们还活跃在另一种忙碌里。

     

    “梦想智囊团”

    “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茶业楼一间教室传出整齐响亮的歌声,一堂以“中国梦 我的梦”为主题的班会正在举行。2011级食品质检专业辅导员任琪坐在中间,看了一眼四周聚精会神的同学,“刚刚我们回顾了《北京青年》中的励志故事,相信大家都有感悟,现在该轮到你们说说自己的梦想了……”在她的鼓励下,“老师我先说吧,我现在的梦想就是好好学习,将来找份好工作……”“我有一个陪伴我很多年的梦想,可是现在的我好像不够努力去靠近它……”同学们听着别人的梦想,也“咀嚼”着自己的梦想和决心。

    “把班会开进学生的心坎里”。十年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任琪现在做起来游刃有余。十年的时光,她已经陪伴4届共计405名学生走过大学生活,从工作之初和学生们一起玩一起乐,到现在更注重系统、体系化的引导学生,她逐渐从“姐姐型”辅导员转变为“智慧型”、“创新型”辅导员。

    近年来,随着社会思潮变迁对大学生的心理、思想带来的变化,传统的教育方式捉襟见肘。为了应对新的压力和挑战,学校启动了“辅导员专业能力提升工程”,岗前培训、业务拓展、交流研讨、学历进修……有了整套的培训计划,再加上自身的学习思考,像任琪一样,辅导员们都成了学生管理的“行家里手”。

    对于年过半百的经济管理学院辅导员金春林来说,年龄,是经验,却也是代沟。如何和这帮年轻人融在一起,成了他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思来想去的结果是“要学习”,学什么呢?“学生的想法!”一个月两次,早上一大早跑寝室,晚上九点去谈心,学习QQ、飞信等学生喜欢的交流方式,把学院班级重大信息及时传递给学生。看到报纸上一个宿舍六个女生全部考上研究生的消息,他剪下来,交给学生传阅;他还尝试在班里开展一对一帮扶活动……

    为了将班会开的务实有效,植物保护学院辅导员张立付在每次班会前都会详细制作调查问卷,了解同学们当前的疑问和困惑,整理后认真梳理、统一解答。为了让学生家长及时、真实的了解孩子在校情况,每学期他都会给学生家长寄上成绩单与学生在校情况;他还鼓励学生在给家长的家书中勇于表达对父母的感情……

    已经通过国家心理咨询师二级考试的杨金丹深谙和学生交流之道。即使是和学生聊天,在她看来也是一门“技术含量”很高的活儿,“谈心可不等同于简单的聊天,要从学生透露的信息中查找问题,发现情况,分析本质。”她与学生的“聊天”一般采取分层次、递进式的方式进行,在与每位同学交流后,有针对性地筛选有问题的学生,持续关注。

    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杨金丹和其他同事共同推进“体验式教学”模式,根据每一位学生的不同特点,通过创造实际或重复经历的情境和机会,呈现或再现、还原教学内容,通过一次次的团队训练,培养学生的集体意识和责任意识。体验式教学既要科学合理,又要与学生实际相匹配,资料整理、分析思考、教案撰写……杨金丹经常带着思考加班到深夜。

    信息与计算机学院辅导员陈玲玲从事辅导员工作是“乐在其中”。由于在本科和研究生期间受到的学术、科研熏陶,她在担任辅导员的过程中,把学生教育管理融入了学术、科研成分,她关于学生管理的论文多次在学校思政年会上获得一等奖。在她的带领下,2008级计算机专业学生中,有多位同学在学校大创基金等项目中获得立项,在挑战杯全省大赛中荣获金奖。

    这项看似繁杂琐碎的工作,却被辅导员们当做一门学问,静下心来思考,沉下心来研究,他们就像学生逐梦路上的“智囊团”,用心描绘着学生的美好未来。

     

    是辅导员,更是导师

    他们,是辅导员,更是学生的人生导师——生病了,想家了,开心了,掉泪了……都会向他们倾诉。再回首,他们也许是父亲,是母亲,是姐姐,是兄长,是求知路上的燃灯者,人生路上的引导者,青春年华的守望者……

    这份追求和理想,源自对学生的爱。

    已经毕业的几个学生在创业中因为经验不足,出现了亏损,金春林很揪心,下班后,他直接坐上了到学生店里的公交车,“怕小孩上当”。他只是简单地鼓励,“创业不是一口能吃成的胖子,要积累,积累,再积累!” 金春林快退休了,孩子都不在身边,他没什么其他的愿望,就是“盼着自己的学生多点好”。

    一位家境不好的学生丢了钱包,张大和自己掏钱给他垫上生活费,后来学生写来感谢信,他却早不记得了。

    这份奉献和付出,源自对职业的责任。

    晚上九点半,林学与园林学院辅导员杜亚娜拉着女儿走进勤学楼,3岁的孩子有点跟不上她的步伐,学生们在等着她开班会。因为和爱人分居两地,除了日常繁重的工作,杜亚娜还得照看自己的孩子。就这样,晚上开会的时候,她只能把孩子带在身边。常常是,偌大的幼儿园只剩下她的孩子一人,杜亚娜才匆匆赶到。

    静悄悄的夏日中午,杨金丹经常能在办公室看见门外小心朝内张望的脑袋,每当这个时候,她一定会把他们请进来,和他们聊聊学业,谈谈现在,说说未来。

    10级植保专业学生陈楠很难忘记,冬天的晚上,很晚了,他看到自己的辅导员张立付,在官亭路口一家昏黄的馄饨店灯光下狼吞虎咽的样子。

    这份坚持和执着,源自学生的成长和进步。

    一位得到任琪帮助的学生,在写给她的信中说,“真想喊你一声姐姐,我的厨艺很好,希望有机会能做一顿丰盛的饭给你吃……”教师节的时候,张宪林会收到许多学生的问候与祝福,“这种幸福,是用多少金钱也换不来的,我为自己是一名辅导员感到自豪。” 学生毕业了,还经常在网上和陈涛联系,与他分享工作体会和生活中的美妙插曲。

    “生活在一群有朝气、有活力的大学生中间,让我们永葆青春,看着自己的学生在各个方面有所成就,无疑是对自身最大的肯定。”

    辅导员工作就像一首动听而难唱的歌,“爱”是这首歌永恒的旋律。唯有用更多的热情,更勤奋的努力,更谦逊的姿态,才能追逐职业梦想——成为让家长、学生喜爱,让领导、同事信任,让亲人、朋友自豪的教育工作者。周铃、李春梅、李振宇、张村侠、孙辉、方黎、吕莎莎、李婧、汪小强……一大批专职辅导员,把汗水洒在校园这片净土上,将时光雕刻进一届届学生的记忆里。以爱之名,他们守望着学生的青春年华,在辅导员的底片上留下无悔的人生记忆……

     

    (大学生新闻中心记者 柳清青 帅露瑶 林令娟 刘思佳 冯玲玲 王慧 徐赫)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
    •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