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安徽农业大学文明网!
  • 首 页
  • 文明创建
  • 文化活动
  • 重要论述
  • 安农好人
  • 志愿服务
  • 先进典型
  • 钟情于蚕学事业的“旗手”
    时间:2015-06-24  作者:未知  点击:  

    钟情于蚕学事业的“旗手”

    ——记生命科学学院徐家萍研究员

     

    我有理由相信,但凡接触和了解她的人,会被她的精神和人格深深吸引。她至真的追求,至善的情怀,构筑了生命中一道道靓丽的风景。

    ——题记

    校园一卡通中心北面的两层白色墙面楼房,是那样的宁静,是那样的不起眼,静静驻立了几十个春秋。进入楼内,“家蚕品种资源保护鉴定中心”和“家蚕遗传育种研究室”的标牌映入眼帘,自2007年至今,两千多个日子,徐家萍已记不得在这里呆过多少个日日夜夜。

     

    机缘总是垂青愿意付出的人

     

     “蚕学是我高考第一志愿,我这一生真是和蚕有缘”,徐家萍一边说,一边熟练的挑选着手中的蚕茧。看着她纯熟的动作、安逸的神态,谁又能知道她是一个在蚕、桑遗传育种、昆虫抗病机制以及转基因技术研究方面的专家呢?

    199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徐家萍得知浙江蚕桑研究所知名专家林寿康老先生正在进行农桑系列品种的选育,并希望进行外省的区域试验(简称“区试”),由于没有经费支持,无人愿意尝试。出于职业的敏感和热爱,她主动联系林老先生,承担了我省的区试工作。为了减少开支,她自己一棵一棵栽种桑苗,半个多月下来,人晒黑了,手磨出了茧,硬是将400多棵桑苗一棵棵种好。

    “桑苗种好,只是万里长征走了第一步。”之后的两年里,徐家萍只要有时间就泡在桑园里,观察每株桑苗的发芽期、叶形、长势,测量条长、叶间距,对产量进行跟踪记录,“要和对照组进行比较,看冬天是否抗冻、夏天是否抗旱,还需进行养蚕试验,计算叶丝转化率…”

    功夫不负有心人。“农桑系列桑树品种”经示范推广,产量提升40%左右,直接经济效益至少提升30%以上,在长江流域普及面积达80%,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而徐家萍参与的“新一代桑树配套品种农桑系列的育成与推广”也因此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抱着“矢志蚕学事业,勇攀科技高峰”的信念,徐家萍艰韧地走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每天从早晨7点到晚上11点,基本都在课堂、实验室度过,回家后还要查阅相关资料,整理相关数据,经常到凌晨一两点才能休息,从来没有享受假期。养蚕、种桑、教学、科研成了她生活的全部,清冷的楼内,总是留下她单薄的身影……

    家蚕是一种很娇贵的动物,易受感染发病,一旦发病,就无法救治。二十多年来,徐家萍始终坚持义务为蚕农进行蚕病技术辅导和诊断服务。在长期的实践中,她综合品种、环境消毒、蚕种催青、整体管理及蚕药使用等方面进行了系统分析和研究,在国内较早提出“家蚕病综合防治体系”,并获安徽省科技成果奖。目前该体系已在省内普及、推广,并在各地形成了良好的防治管理网络,有效降低了蚕的发病率,提升了蚕的产量,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艰辛的付出,换来的是累累硕果。主持和参加国家“86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科技部成果转化、省科技攻关等十多项课题研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省级奖2项,省级科研成果4项;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研究论文20余篇,其中SCI收录论文7篇;安徽省首批学术和科技带头人、全国三八红旗手…

     

      “做科研不吃苦,出不来东西”

     

    “做科研尤其是农业科研,不吃苦、不付出,出不来东西。”徐家萍始终这样认为。从栽桑、养蚕到育种,没有她不熟悉的。

    2007年,蚕场一批工作人员退休,几十个品种,没人接,正好徐家萍调过来,义无反顾的承担了全部的工作。”退休后又回到蚕室帮忙的周老师,是徐家萍的大学老师。

    老师说的养蚕,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大蚕期期间,蚕和人一样,每天需要吃三顿“饭”。桑叶要到大杨店采摘,运到学校后根据蚕的大小,切成块状或条状进行饲喂。五、六十斤重的蚕匾,男生一开始搬起来都吃不消,而看似瘦弱的徐家萍,搬起来却游刃有余,“时间久了,都习惯了。” 200多匾的蚕,就这样天天重复,“饲喂只是基础工作,每天还要对蚕粪进行清理,晚上忙到11点多是家常便饭。”

    蚕的“育种”工作,是徐家萍科研工作的重要内容。所谓育种,一则是“保育”--重在资源的保护,一则是“选育”--重在新品种的培育。业内人都知道育种是一件特别辛苦、耗时的工作,来不得半点懈怠。

    一个育种周期要经历选卵、孵化、选种、制种等众多环节。卵的选择是第一步,“要保留其优良的性状进行孵化,甚至产卵后的蚕蛾,仍需镜检,镜检有病毒的,都要舍弃。”育种工作每年需雷打不动的进行。“蚕室60多个品种,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宝贵的基因资源,每年需要精心保育,否则就会慢慢丢失了。” 2012年徐家萍到美国参加培训,为了蚕的保育工作,提前从国外赶了回来,“育种工作非常重要,需要丰富的经验和不断的积累。”

    “只要不出差,老师几乎天天都在实验室,” 和徐家萍同在一个教研室的朱保建,谈起徐老师,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今年老师出差不小心腿部受伤,打了石膏固定,还没恢复好就拄着拐杖来实验室,电梯关的时候,就从一楼一步一步挪到六楼,晚上再一层一层地挪下去……”

    汗水催开了成功的花朵。她主持选育的家蚕新品种“皖珠*春明”被列入2010年度科技部成果转化资金的支持项目。今年4月,她又向省农委提交了她选育的一个蚕的新品种鉴定的申请。“这还是刚刚开始,一个新品种的成功选育,至少需要78年的时间。” 徐家萍笑着说。收获的喜悦,前行的艰辛,在她看来是那样的平淡。她总是说“我觉得那不是苦,那是一个科技工作者的本份。”

    作为一名女性,徐家萍感到“陪儿子的时间太少了”,“儿子上高中时在外租房,我每年最多也只陪了23个月的时间。” 说到这,才能从这个瘦弱女性的脸上,看到一丝淡淡的愧疚和不舍。

     

    “最值得信赖的人”

     

    王学杨是徐家萍的“亲学生”,本科4年徐家萍是其班主任,毕业后直接报考了徐家萍的研究生,“老师亲切、和蔼、有水平,她的学术精神和人格魅力深深地吸引了我。” 老师会根据学生的反应,不断修改教学教案,改进教学方法,尽可能将学生的想法融入到课堂,所以她的课堂效果特别好,上课非常受欢迎。”

    徐家萍曾连续三年在学生评教中获得优秀,“这在学校中很少,比例不会超过20%,”学校教务处负责评教工作的老师介绍,“这充分反映了其良好的教学效果和学生的高度认可。”  

    老师介绍,不管是研究生,还是跟她做毕业论文的本科生,在正式参加学校答辩前,徐家萍都要组织他们进行预答辩,“工作做的相当细致、扎实”。即将毕业的09级蚕学专业周翰文,今年考上了华中农业大学的研究生,最近主动到蚕室来帮忙,“老师是系里威望最高、最令人钦佩的人之一。也是对我影响最深的老师。”“研究生复试前,老师告诉我一定要将毕业论文认真做好,结果在复试时,因为这个问题,淘汰了很多学生。没有老师的指导,我的人生可能因此不同。”“她经常教导我们,年轻人不能偷懒,宁愿多吃亏,一定要多干实事……” 周翰文说,蚕室的活,一个匾都上百斤,确实很辛苦,但是大家都“抢着干”,“谁都不想让老师干这么重的活……”

    “大大小小的工作,从来没听她发过牢骚,”老师太了解徐家萍了,“刚刚做了手术,这不就回来了,蚕在这里,她宁愿伤自己的身体……”

    老师是我见过的最敬业的人”,蚕学教研室主任魏国清说,老师无论是在教学,还是科研方面,追求的境界都相当高,人非常坦诚、随和,总是替别人着想。在老师看来,徐家萍算是蚕学教研室的“顶梁柱”,“教研室里,遇到难题,大家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她。”  

    “作为蚕学团队的一员,老师经常在科研方面给我们指导,引导我们有较为清晰的方向,让我们少走了很多弯路。”朱保建说到此,充满感激,“她在养蚕户中,也非常受欢迎,经常被邀请到各地开展讲座和培训,有蚕的地方,她几乎全都去过……她是一个特别值得信赖的人。” 然而,在徐家萍看来,这都是她应该做的。她说,她今年到杭州出差,专程拜见了林寿康老先生,“很老了,耳朵也不灵了,一见面,就和我聊桑树品种的事……”“他们老一辈对事业的追求,对年轻人的关爱,真是令人感动。”

     

    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徐家萍,就像一个不知疲惫的行者,怀揣着平淡和感恩,诠释着一名大学教师的精彩人生……


    • 上一篇
    •   
    • 下一篇